文章详情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通知 > 刘静教授:把自己的知识转化为学生理解的语言

刘静教授:把自己的知识转化为学生理解的语言

2012-06-26来源: 西电新闻网浏览次数:

把自己的知识转化为学生理解的语言
——访电子工程学院刘静教授

实习记者  王鹏熹

  记者:刘老师,感谢您接受《西电科大报》的采访,您能简单介绍一下您的访学经历吗?

  刘静:我是在2007年4月至2008年4月获得澳大利亚研究基金 (AustralianRe-searchCouncilGrant)资助在昆士兰大学做博士后研究1年,这个基金相当于我国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009年7月至2011年7月再次获得澳大利亚研究基金资助,赴新南威尔士大学国防研究院作研究员。访学期间做的项目还是一直延续着我在国内的方向,2007到2008年是做流数据挖掘,2009到2011年是做复杂网络的研究。

  记者:访学期间您觉得有哪些收获?

  刘静:要说最大的收获应当是语言上。虽然是从初中就开始学习英语,但是在出国之前一直以书面英语为主,在访学的这三里,口语的水平得到了很大提高。

  我还记得在2003年读博的时候,焦李成老师曾经组织过一次国际学术会议,当时让我来做大会秘书,管理整个会议和接待工作。结果自己的口语不过关,基本上没法和别人进行正常的交流。在澳大利亚第一次开组会的时候,20分钟的展示我准备了一个星期。而现在我承担着一门本科双语课程和两门国际教育学院的纯英文授课课程。今年6月份我还要去我们这个领域最高水平的国际会议 (WorldCongressonComputa-tionalInteligence)上做2个小时的纯英语报告。我想都是留学带给我的收获。
记者: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在语言上下了这么大功夫呢?刘静:首先是工作的需要。我在那边承担了两所大学合作的科研项目,平时需要不断地与两边的人交流沟通,虽然在科研能力上可以承担这个事情,但是还需要给人讲出来,不可能给别人说我讲不出来给你看一下吧,那工作就没法开展了。尤其是在开国际会议的时候,如果在会上不去说、不去谈,那么收获将非常少。语言可以说就是工作的工具。

  另外就是环境的影响。因为国外的科研工作者都很喜欢而且擅长宣传自己。他们非常注重展示自己的工作,会找各种机会去宣传自己。比如他们在去开国际会议之前小组会按照自己统一的模板来准备,并且会提前在组内进行预演,希望完美地向别人展现自己的形象。他们几乎会花与研究同样的精力去准备这一系列的展示。环境催促着我不停地用英语去讲,去展示自己的工作。IT行业由于固有的原因必须和国际接轨,必须要看外文资料,必须要和别人交流。必须要突破语言这一关。

  记者:您回国后带了一门双语课和两门纯英文课,能谈谈您在教学上的收获吗?

  刘静:教学就是想办法把自己的知识转化成学生可以理解的语言。这是我通过访学和实践得来的心得。

  以前代课的时候,课前充分地准备了一些领域内前沿的问题,也对课堂的期望很高,认为学生的反响应该很大,但是发现讲完之后学生没有太多反应。反思这个问题,发现自己没有从学生的角度来考虑,自己准备的都是科研十几年以后的心得,而学生才刚刚起步,知识水平有限。作为老师应该在传授这个知识的时候考虑怎么从学生的角度来理解和接受。

  澳大利亚大学的教学是互动式的,老师讲课时学生随时可以提问。老师布置作业时会考虑锻炼学生的合作能力和动手能力,教学效果应该说是不错的。我觉得我们可以借鉴别人的模式,但也只是借鉴,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安排教学,不能全盘否定现有的模式。中国学生有自己的特点,目前大部分学生还是以接受为主。在这个基础上,老师要尝试使用各种方法来调动学生的积极性。

  现在我带的算法课是一门基础课。我们同学的特点就是理论扎实,一进学校就要学习高数、物理、复变函数等等。但是真正坐到电脑跟前让他们用学过的数学公式来解决实际问题的时候,就需要跟计算机交流,而跟计算机交流的工具就是编程语言,要用这种语言来描述求解问题的逻辑过程。实际上算法是一个数学的描述,学生比较容易理解,但是让他们把这种数学的思维转换成计算机可理解的语言,中间就有一条鸿沟。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现在会在课堂上现场编程。基本上讲完一种算法,就一步一步地把算法映射成计算机语言,让每位同学都能参与进来。另外,还会布置一些大作业,让同学们自己上台来展示学习成果。而且我会拿一些自己科研的题目让本科生参与进来,比如我前面带过大学生国家创新实验项目,就是把我自己科研的一些内容提炼出来交给他们去做,那些学生毕业后目前都在美国、法国读硕士、博士。

  记者:您能介绍一下澳洲大学的导师制吗?

  刘静:我了解一些那里的博士导师制度。澳洲大学的博士一般最少要有两个导师——主导师和副导师,但没有上限。合作导师可以是校内的,也可以是校外的。这样一方面是对学生负责,防止主导师可能因为出国访学、调动工作影响研究生的培养;另一方面,是帮助学生建立更多的合作关系。我记得当时的一个同事读博期间就有6个导师,1个主导师和5个合作导师。不仅有本校的,还有外校的;不仅有澳大利亚国内的,还有德国的指导老师。

  指导的工作主要还是由主导师负责,平时可以去合作导师那里做短期的科研工作,比如我的那位同事他就不时地去其他学校或者德国的实验室工作几个月。这样就可以逐步建立起自己的学术合作平台。他们的想法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如果你对某个人比较了解了,那对他的科研工作成果就更有把握。所以广泛建立合作关系是很重要的。

  记者:访学对您的科研工作都有哪些促进?

  刘静:在访学期间,我与同行在流数据挖掘、复杂网络领域进行了深度地合作。我们设计了首个基于复杂网络特性的问题难度预测指标,该工作已发表在进化计算领域的 顶 级 期 刊 EvolutionaryComputationJournal(MIT)上。还有其它一些合作研究成果已发表在ArtificialLife (MIT),PhysicaA,《模式识别快报》(PatternRecognitionLetters)等国际期刊上。并且合作撰写了英文专著一部,将由Springer出版社出版。访学为我提供了很好的对外交流的机会,与同行研究者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2011年,我就与新西兰的研究者合作,以海外负责人身份获得了一项新西兰国际活动基金(NewZealandInternationalMobilityFunding)。

  记者:最后,您就访学归来这一话题还有什么要补充或者强调的吗?

  刘静:出国访学对于开阔眼界是很有帮助的,而且国外的科研平台也对研究有提升作用。当然访学也是宣传西电,让国外大学了解西电的重要途径。现在学校鼓励青年教师出国,每年也有很多出国的名额,青年教师应当抓住这些机会。

  受访人小传:

  刘静,电子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2007年4月至2008年4月获得澳大利亚研究基金资助在昆士兰大学做博士后研究1年。2009年7月至2011年7月再次获得澳大利亚研究基金资助,赴新南威尔士大学国防研究院作研究员。目前主要研究方向为智能计算、复杂网络与数据挖掘。

 

来源 http://news.xidian.edu.cn/view-34031.html

  • 上一篇文章:陕西教育博览会西电电院学生展示家庭服务机器人作品
  • 下一篇文章:[教师证相关]有关教师资格认定网报的重要提醒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