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本科教学 > 在大学追悼高中的岁月

在大学追悼高中的岁月

2010-10-25来源: 电院网络中心浏览次数:

      九月,我站在西电的校园里,满眼是蓬勃的绿色与青春的激情。看着太阳从不同的地方升起又从另一方向落下,我知道,我的高三已经过去了。
      这是一番怎样的场景啊?夸张的书包,闲散的人群,各式各样的发式与各种颜色的服装交织在一起,或匆忙或悠闲的脚步从你身旁走过,让你明确得意识到自己还活着,活在大学美丽的校园里,而我的高三,却伴随着那一年的艰辛慢慢地风化在记忆里。
      我的高三是从8月份开始的。清楚地记得在6月22日早上升完国旗后,我平静地告诉自己,在未来的一年里,你再也不会有机会站在国旗下完成一次演讲了。8月份,我们充满硝烟与战火的高三之战正式打响。
      当农民都忙着收麦打麦的时候,当学校周围各大酒店都恭贺**学子金榜题名的时候,我们与已经领到一本又一本厚厚的资料,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整理并放在桌角,在高三的岁月里,它们就是生命的全部。一张张稚气未脱的脸上是对高于生俱来的恐惧与对明年今日的期待。关紧门窗,擦净黑板,新手的修行刻不容缓。
      高三的课本老师讲的飞快,有的内容直接跳过,原因很简单,为第一轮基础知识复习多挪出些时间。日子好像长了翅膀,早6点晚12点组成一个很合理的时间区间。每天最大的乐趣来自于不间断地做题,数学,英语,语文,物理,生物,化学,一门都不落下。记得在高三第一学期,我们是有体育课的,而且一周两节,但在自习课如此宝贵的高三时代,这珍品般的两节课很光荣的晋升成为自习课。这倒不是学校的规定,而是高三学子的自主决定。看着第一名,第二名都在教室里奋笔疾书,去操场活动都觉得是在虐待自己。
      老师的人气指数骤增。自主自习时间,课外活动时间,甚至是时间紧凑得可怜的课间,都成为了黄金时段,问问题,订答案,讲卷子,络绎不绝的同学给了老师十足的成就感。记忆里的卷子和考试一样都是以对数的形式骤增的。从以前的一月一考到后来的一周一考再到后来的每天必考,报纸,卷子,习题书一摞摞地充溢着并不宽阔的桌仓。长长短短,大大小小,每一张白纸上密密麻麻的黑字都在讲述着世界的奥秘,我们的无知和青春厚积而等待薄发的激情。
      高三的第一学期结束了,18岁的春节过得平静而麻木。我惊讶于自己竟然不想知道这一次的成绩与排名。21天的寒假没留下一点记忆。等再回到学校发现同学们都老了一层后,才知道自己又浪费掉了一个假期。原来设想的《红楼梦》没读,习题也没做多少,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来了。一时间,内心很后悔。我知道,是该为自己拼搏的时候了。
      第二天早上6点,全班同学都坐在了教室里开始背生物,背英语。没有人讨论春晚,也没有人谈起假期,呆滞的表情下是一颗怀抱梦想的灵魂。出操,早读,上课,回家,每天都行尸走肉般的行走在熟悉的校园,男生开始蓬头垢面,女生也开始简装出行,低头行走,脚步匆匆,口中念念有词成为高三学子的常态。
      这时候,写作开始沦落为一种奢侈,市级省级五次大型模拟考试镇压着青春学子不甘寂寞的心。四月份,省一模结束后,看着自己可怜巴巴的分数与毫不起眼的排名,我暗暗地用钉书机在课桌上打出西交大的首字母XJD并终于决定要放下那支三年来自己一直用来书写内心的笔。一节语文课,一个人,我静静地坐在教室最不起眼的角落,小心翼翼地摊开稿纸,任老师在上面苦口婆心,神采飞扬,我要为自己的高中留下最后一篇文章,为高中三年的书写画一个句号,同时也为自己心爱的校报留下一份回忆。五月份,市二模结束的时候,我的文章连同我的名字一起被打成铅字出现在报纸上。最后一次了,我平静地对自己说,突然间又一种莫名的悲哀溢满心田。再见了,我心爱的报纸。再见了!
      日升月落,五月份过去了,一瞬间。六月,最后一周,我依旧坐在教室里靠窗的位置,心如止水。年级里开始流行玩纸飞机,上课的时候,你会突然看到有纸飞机或优雅滑翔或飞流直下地划破你的视线。教室里教室外随处可以看到纸飞的影子,我们知道,放飞的不只是飞机,还有我们青春的梦想与希望。
      楼上的同学开始玩“天女散花”,大量的课本,作业本和试卷以碎片的形式弥漫了天空,或高或低,或远或近,直到地上白了,扫净了,又白了,然后就没有人再打扫了。校领导在楼下抬起头看,但没有阻止。高三,一年,三百多天,有一种深积的压抑急需释放。
      然后就是毕业典礼,拍照,吃散伙饭。6月3日下午,背起书包慢慢地行走在校园,终于可以不再早起晚睡,终于可以有没完没了的卷子,终于可以不再打一个个邻人讨厌的红叉,我突然有一种难言的伤感,难言的惆怅。我的高三就这样完了。十二年的蛰伏,一年的发狂终于要迎来一次华美的绽放。想起这一年的艰辛,突然泪流满面。
      两天高考,
      一晃即过。
      八月,拿到西电录取通知书的我重新踏进昔日的校园,依旧花团锦簇,活力四射,新一届的学弟学妹们已开始了新一轮的拼搏。虽然不是西交的通知书,但我知足了。
      如今,我站在西电的校园里追悼已逝的高三岁月,一时间也是泪流满面。


                                                      新闻中心 韩文辉

  • 上一篇文章:本研交流会
  • 下一篇文章:激情飞扬,电院篮球赛
  • 返回顶部